您现在的位置是: 通信 > > 正文

熬夜躲被窝里看抖音、切菜刷手机把手切伤?老年人沉迷网络怎么破

时间:2021-06-07 15:51:19 来源:半月谈微信公众号 发布者:DN032

曾经沉迷游戏的“网瘾少年”让多少父母头痛,如今风水轮流转——“父母沉迷手机怎么办”成为年轻人社交的热门话题。熬夜躲被窝里看抖音、切菜刷手机把手切伤、超过10万老人日均在线超过10小时……这届“网瘾老年”有多野?

“有时也不想玩了,但管不住自己”

人到中年的张成(化名)最近多了件烦心事:年近七旬的母亲成了手机不离手的网瘾老人。“只要手头没事儿,隔几分钟就要拿起手机来看看,做家务的时候也要开着。”张成说,“最夸张的是晚上,躺床上不睡觉刷手机,怕费电还把灯关了,真不知道眼睛能不能受得了。”

张成常劝母亲放下手机,但往往是刚放下没多久,转身一看她又拿了起来。一次,张成看母亲蹲在墙边,边充电边刷手机。还有一次,母亲边切菜边看手机,结果切了手,幸好没出大事。张成也跟母亲好好谈过心,母亲说,“有时也不想玩了,但管不住自己”。

张成的母亲不是个例。随着智能手机在老年群体中逐步普及,特别是疫情后健康码、行程码的应用以及线下交际减少,让老年人触网加速。但在享受手机带来便利的同时,不少老年人也深陷其中,对此社交媒体上有不少网友吐槽:

“往年春节年夜饭是爷爷‘三顾茅庐’叫孙子吃饭,今年反过来了。以前喜欢搓几局象棋的老爸,自从换了智能机就变成了低头族,热衷刷短视频到凌晨、用虚拟步数和拉人头‘换钱’、用游戏金豆换粮油……”

“我外公今年73了,前段时间老毛病肺气肿犯了,呼吸困难,大晚上打了120。住院期间,夹血氧仪的时候他跟我妈妈说,能不能给换个手指头夹,把中指夹住不太好玩手机。”

“回家的噩梦之一就是听我妈抖音里的洗脑BGM(指背景音乐),不到一分钟的视频能循环播放半小时;亲戚家的孩子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杯子,第一反应是打开抖音,让孩子再假装不小心打碎一个,三代人一起面对镜头说岁岁平安……”

极光大数据发布的《2019年老年群体触网研究报告》显示,老年网民互联网人均使用时长达3小时,有6.4%的老年人每天上网时间在7小时以上。而移动内容平台趣头条与澎湃新闻联合发布的《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》显示,超过10万老人日均在线超10小时。

“老年人退出职场生活后,闲暇时间增多,孤独感更为强烈,互联网带来的沟通和互动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新的空间和精神寄托,加上一些老人随着身体机能减退,自律能力也在退化,更加容易沉迷于网络。”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教授邢媛说。

老年人沉迷网络 ,伤身伤财又伤“心”

“小瘾怡情,大瘾伤身。”老年人适度上网能愉悦身心、充实生活、提升幸福感和社会参与感,但过度沉迷甚至成瘾则有害身心,应引起关注。

——危害身体健康。山西省眼科医院白内障二科医师吴万民表示,科室曾接诊过一位老年患者,因连续两天在手机上看网络小说,眼睛出现重影症状,检查后发现其患上了斜视,经强制停掉手机、坚持户外运动3个月后,病情才逐渐缓解。

“过去来就诊的老年人,十有四五是干眼症,现在十有七八都是和接触电子屏幕有关系,可以说手机给老年人带来的健康风险在增加。”吴万民说,老年人眼表功能较为脆弱,长期看手机更容易带来眼部不适和病变。除了干眼、视疲劳等眼部疾病,长时间刷屏还易引发神经衰弱、肩颈腰背疼痛、食欲减退等健康问题。

——威胁财产安全。大连市民闫鹏说,母亲沉迷于短视频平台上的直播,还常常听从主播推荐购买一些与品牌商品很像的山寨日用品,如“云南中药”牙膏、“康帅傅”方便面。“不良商家利用老年人不熟悉品牌又贪便宜的心理,把冒牌产品卖出了品牌产品的价格。”

用网经验不足的老年人还容易成为诈骗的目标。腾讯110平台发布的《中老年人反欺诈白皮书》显示,2019年上半年,腾讯110平台共受理中老年人受骗举报超过2万次,其中97%的受骗者曾遭资金损失,金额从百元到数万元不等。

——遭受精神“洗脑”。一些老人对网上的信息深信不疑,看到网上说粮食要涨价,就在家里囤米囤面;看到说微波炉有辐射,就把新买的电器弃之不用;看到大蒜能防癌治病,就在菜里大把大把地放蒜;有老人感觉身体不舒服就在网上查相关症状,得出不准确的判断,造成较大心理负担。

天津市民梁天天说,母亲自从开始看情感直播后,三句话不离主播,还经常拿主播挂在嘴边的话来讲理,什么“无后为大”“孝就要顺”等,母女之间还因此吵了一架。“很多主播的文化水平有限,他们一些似是而非的认识会强化老人的僵化思想,有可能激化代际冲突,引发家庭矛盾。”

推动形成老年人参与数字生活的良好环境

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,我国50岁以上网民群体占比为26.3%,人数达2.6亿。我国老年网民群体人数众多,而老年人参与数字化生活的良好社会环境尚未完全形成,应当加快推进。

“我们不能把老年人扔给机器,应当尽量通过各种方法减少老年人对手机和网络的过度依赖。”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副院长王四新认为,政府、社会、家庭等层面都应重视“网瘾老年”问题,真正使老年人的网络权益得到保障。

青岛大学智慧健康老龄化研究中心负责人朱礼华表示,在当前开展的互联网适老化工作中,应当更加注重对老年人需求的挖掘、收集和分析,深入研究老年人群体的身心特点,以此为基础开发适老化产品,精准优化产品和服务质量。如研发适老化移动终端产品,为老年人设计专属算法,提供针对老年人的信息服务等。

当前老年用户成为各大互联网企业争抢的对象,应当避免企业在此过程中赤裸裸以逐利为目标,把老年人当“韭菜”“肉鸡”。特别是一些针对老年人的成瘾性设计,应当有所约束和限制。

针对老年人容易在网上受骗这一问题,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,目前这类案件普遍处罚力度不足,犯罪成本很低,骗子有恃无恐,应当加大处罚力度,平台应切实履行主体责任,对教育、医疗、卫生、司法等领域相关运营者进行资质核验,保护老年人的生命财产安全。

此外,还应通过多种方式开展宣传教育,引导老年人合理安排上网时长,选择良好的资讯渠道,按需搜索、甄别、使用和管理有关信息,改善网络行为,提高网络素养。

“社区街道要多开办老年课堂、老年俱乐部等线下活动,以丰富多彩的活动带动老年朋友走出家门,融入社会。”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冀慧珍说,“其实现在已有不少合适的项目,但我们调研发现这些项目往往被空置,没有真正形成具有持续性的活动。”

抢先读

相关文章

热文推荐

精彩放送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投稿合作| 法律声明| 广告投放

版权所有© 2011-2020  产业研究网  www.coalstudy.com

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。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!

联系我们:514 676 [email protected]

豫ICP备18004326号-15

营业执照公示信息